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6-29 18:30:37

標簽:春季到秋季 防汛防台 经受中的真切体验 

該作者的文章:

 
                     經受中的真切體驗

    在東南沿海一帶,最上心的莫過于防汛防臺,從春天開始,就有桃花汛,每年3月下旬或4月上旬間猛漲的春水,由于此時正值桃花盛開的季節而得名。 在其他地區也有。而且,自古以來就有,《漢書卷二十九溝洫志》:“來春桃華水盛,必羨溢,有填淤反壤之害。”
    讀宋代吳文英的《水龍吟·夜分溪館漁燈詞》:“怕煙江渡后,桃花又汛,宮溝上,春流緊。” 想起我插隊農村時光,因以前大砍樹木,山林遭到破壞,植被還沒恢復過來,加上各處興修水利,在質量上沒很好把關,水庫的堤壩筑的不牢,溢洪道設計也不科學,容易出問題。
    那時正值插秧季節,春雨綿綿,下個不停。我正穿著蓑衣在農田里插秧,聽說幾十里外的地方水庫大壩被沖垮,水勢洶涌,滾滾而下,把附近的村莊淹了,幾百人被沖走。聽到此消息,我村的壯勞力馬上組成救援隊前往,趕到那里,東海艦隊已派人施救,場面慘烈,幾百人打撈上來,尸體腫脹,面目全非。房屋倒坍,村子泡在水里。
    這件事驚動了國務院,派人前來。并指示要注重水庫的質量,進行全面檢查加固。插秧結束后,我到黃壇水庫興修水利。根據上級指示,水庫的大壩要加固,原來從外面由底部用水泥澆筑到頂端,現在得從中間開刀,從上面一直挖到底部巖石,澆筑鋼筋水泥。前幾年,我參加水庫建設,用小車拉黃泥碎石傾倒在大壩上,一層層加上去,然后用壓路機壓實。一旦水庫注滿了水,那壓力巨大,出事情人命關天。
    因此,我每天到大壩上和大家把挖上來的泥土碎石運走,經改進用皮帶輸送機把這些泥石裝上就行,通過皮帶輸送到下面,省去了大量的人力。農村大多是土法上馬,那時真正的科技人員很少,大學都停了,有點大呼隆的態勢。經過慘痛的教訓,才重視施工建筑的質量問題。過了二三十年,我發現施工質量依然得不到重視,有些施工隊層層轉包,弄到后來經費不夠,就偷工減料,水泥的標號不到位,用毛竹代替鋼筋,不出事情才怪。
    還有一次我在家鄉遭遇“730”洪災,連續幾天中雨,竟導致河水迅速上漲,淹沒了低洼處的房屋,把躍龍大橋沖潰,我當時的宿舍也進水了。那時縣里準備向南發展,一看勢頭不對,水的流向偏南,南低北高,于是馬上改變發展規劃,城區建設向北構筑。人是不能違背自然規律的。
    還有就是防臺,夏秋季節,受臺風影響,東南沿海每年有強風暴雨。建筑、海塘、農田都會受到影響。習近平談東南沿海防臺抗洪經驗:寧可十防九空,要增保險系數。時刻繃緊“防大汛、抗大洪、搶大險、救大災”這根弦。
    最厲害的是1956年8月1日,5612號臺風在浙江象山登陸,登陸時中心氣壓僅923百帕,近中心最大風速達65米/秒,次日進入安徽境內減弱成低氣壓。其中浙江市嶺站過程降雨量達694毫米,上述大部地區還出現6—8級大風,沿海部分地區最大風力達9—12級。據不完全統計,浙、蘇、滬、皖、豫、冀等省市受災農作物共有6946萬畝,毀壞房屋220萬間,死亡5000余人(其中浙江省死亡4926人),傷1.7萬多人。其中遭到臺風正面襲擊的浙江省損失最為慘重,浙贛鐵路被洪水沖毀10多處,杭州、寧波、紹興、嘉興、湖州等市大部分工廠停產,西湖風景區亦遭到嚴重破壞。
    另一次是9711號臺風 。9711號臺風強度大,影響范圍廣,近中心最大風速54米每秒,遠遠超過12級風32.7米每秒風速,8級以上大風風圈半徑500多公里,10級以上大風風圈半徑200公里。1997年8月18日晚臺風在浙江省溫嶺登陸,經安徽省沿江蘇省西部省界北上,21日由徐州市進入山東省境內。 造成浙江236人死亡,8.5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達197.7億元。
    每年都遭遇臺風,緊繃防臺抗臺這根弦也成了季節性防御準備。在風風雨雨中經歷人生各種事項,尤其是高樓上的物件要注意妥善安置,一旦疏忽,被臺風吹落,會傷及下面的人和物。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警鐘長鳴,有備無患。夏秋之際,往往在大風大雨中歷經考驗。“風如拔山怒,雨如決河傾。”(陸游《大風雨中作》)寫出了風狂雨猛的態勢。還是浙江的陸游詩句:“風卷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雖然一年中沒幾次,也要有心理承受能力,所謂在大風大浪中成長,我以為是經受中才會有真切的體驗。
 
    





        就是這條溪流曾遭遇“730”洪災



 
              這座大橋是“730”洪災后重建的
 
 
                   ( 歡迎光臨 )
 
 
 
 

共獲得積分:31 ,共31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年财富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