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6-25 09:49:49

該作者的文章:

   小棉襖的公司在西安接洽了一個項目,她帶領她的團隊要在西安逗留一個星期。二寶說,我要跟媽媽到西安去玩,拗不過她,只能讓我來陪游了。

     我同西安有緣,工作幾十年,出差,旅游,休養,訪客,算起來總有十來次吧,每次來,古城都有新的變化,但我至今忘不了第一次到西安的那場景:

    一九五六年春節的喜慶氣氛還未褪盡,因為父親單位成建制支援大西北建設,我們舉家從上海搬遷到西安。十三歲的哥哥,五歲的弟弟,還有十歲的我,跟著父母進行了首次人生大遷移。大伯在上海北火車站送我們,臨近開車,他挨個親了三個侄兒,我看到一向很嚴肅的大伯,竟然流下了淚水。

    當天下午到達南京,在玄湖旁邊的一家旅館過夜,第二天乘渡輪過長江到浦口換車,我第一次見到長江,覺得它比黃浦江寬多了。蒸汽機車爬行了兩天兩夜,才把我們送到舉目無親的古城。好幾輛大卡車頂著塞北凌冽的寒風(媽媽抱弟弟坐在副駕位置上),又把我們送到小南門外邊張家村新造的公房里,當地老鄉把這幾幢青磚瓦的三層樓房稱為“洋樓”。從黃浦江畔來到黃土高原,從城里小囡變成鄉村娃子,從吃大米飯到喝小米粥,對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鮮和神奇。盡管兩年半后又回到了江南,但八百多個日日夜夜,編織了少年無數光怪陸離的夢幻,演繹了孩子多少五彩繽紛的理想,在以后走南闖北的日子里,始終難忘西安情。

     當晚我們住在招待所。第二天行李家具運到,爸爸把我們安頓好后,就忙著給我們轉學。由于職工子弟學校還未完工,只能先讀地方學校。哥哥轉進了小南門里的南四府街小學讀五下年級,買了公交月票。我和還有一個同是上海來的小朋友轉進了何家村小學讀二下年級,只能每天走讀。

    從上海高檔洋氣的剛剛從教會學校改制的盧灣區重慶南路第一中心小學,轉到西安南郊只有四個初小班級的何家村小學,反差是如此之大。但我很快適應了這里的生活環境和學習環境,并且對僅僅讀了一個學期的學校,始終沒有忘記。

 

共獲得積分:7 ,共7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年财富送彩金